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政协概况 >> 文史资料 >> 正文

父亲讲述的入党往事

巴中政协网  BZSZX.GOV.CN  时间:2021-05-12  来源:巴中文史编辑部

  1966年,正是神州有事时。三线建设战略实施得如火如荼。

  成都到昆明。铁路。差4公里就1100公里。成昆铁路,是人类有史以来最难修的铁路。沿线有三分之二崇山峻岭,奇峰耸立,深涧密布,沟壑纵横,地势陡峭,地质状况复杂。这条铁路,与美国的阿波罗宇宙飞船登月所带回来的月球岩石、苏联的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被联合国并称为“象征二十世纪人类征服自然的三大奇迹”。而创造这一奇迹的,正是中国共产党人。

  因为巨大的工程难度,从1958年开始修建,已几上几下。鉴于当时紧张的国际国内形势,1964年8月,毛主席发出了“成昆路要快修”的指示,铁道兵、民兵和群众组成的30万筑路大军齐聚云南,成昆铁路再度上马。

  我父亲生于1945年,时年21岁,作为一个川东北最为贫瘠山区南江县的一个农民的儿子,已在铁道兵部队第1师3团2营7连度过了一年多的时光。此时他正昼夜奋战在成昆铁路筑路一线。

  在南江招兵的时候,我父亲并不知道自己即将服役的部队是铁道兵。他于1964年12月参军,此时成昆铁路刚复工不久,工程建设急需大量的劳动力,作为修路主力的铁道兵部队正在各地招兵,对家庭出身好(贫下中农)、身体条件好、能吃苦耐劳、略有文化(初小即可)的青年子弟格外青睐。招兵时,我父亲所在的生产大队连他在内共有4人被录取,其中3人被分在了铁道兵部队,另外1人被分在了西藏基建部队。

  随即,我父亲被解放牌大卡车一路从家乡拉到了云南昆明的部队驻地。在当时的情况下,出身于一贫如洗的贫农家庭,他知道要想改变命运,只有靠自己的艰辛努力。三个月的新兵训练后,他所在部队就被拉到了昆明市郊的碧鸡关成昆铁路筑路前线。

  我父亲所在部队承担的工作是最为艰难的隧洞工程。在巨大的自然威胁面前,生命一再显示出渺小。要在断裂发育丰富、巨石林立的山体中开凿出一条洞窟,难度可想而知。而且当时的施工条件极为恶劣,基本上没有任何劳动防护措施。洞内掘进施工无非两种,对巨石用炸药将坚硬的岩石炸裂,对于相对小些的石头则是用风枪将其打碎后拉走。我父亲所在连队一共有四个排,每天三个排“三班倒”施工,剩下一个排轮着备用。打风枪不仅是技术活,而且是体力活,对体力的要求非常大,把石头打碎后,又要用十字镐挖石头和渣土装筐,倒进轨道车拉走。这样一天干下来,人累得像散架一样,与随时可能发生的生命危险相比,身体的极度累乏还不算什么。隧洞内的地理情况极为复杂,不仅要面临着瓦斯、塌方、落石、洪水等自然威胁,而且打风枪会带来大量的粉尘,对身体的危害非常大。与我父亲一道入伍的家乡战友们,现在因为患矽肺病已病逝多人了。

  在这样艰难的环境下,我父亲咬紧牙关坚持了下来。他常说,与在家乡的饥饿困苦比起来,部队的条件其实还算是好的。虽然吃住在简易的帐篷里,但在当时部队战士每个月有45斤粮食,每天有4角3分5的伙食补助(如果施工要加1角钱,打山洞也要加1角钱),每天都有菜有肉,吃饱肚子不成问题。这样一来,就是苦点累点,也不算什么。参军时,我父亲仅有1米58的身高,体重不到一百斤。身体单薄的他,凭着山里人特有的不怕吃苦的韧劲,工作拼命肯干,做事认真老实,在最为艰难的隧洞施工中被评为了打山洞的积极分子。

  在部队这个大熔炉里,经受住了考验的父亲茁壮成长。1965年6月,他就被连队的副班长介绍加入了共青团。其后,因为有些文化(高小),人又老实,被连队分配从事后勤工作,协助办伙食。他每天一早要和司务长一起乘坐小火车(即云南特有的“米轨铁路”,法国殖民者留下的产物)到市区去买连队每日所需的生产生活必需品,再用马车拉回来。这种工作,比起打山洞、操控风枪,看起来是轻松了些,但这其实是一项既需脑力,又需体力的苦差事。连队一百多号人每天的供给不是个小事情,既要勤俭节约、精打细算,又要确保品种丰富,让大家吃饱吃好,还要做到收支相符、账目清楚,这还不算什么,主要是每天那么多的物资货品要靠人力来转运。这一切事务,都由父亲一个人承担了下来,而且受到了战友们的一致好评。

  像我父亲这样表现积极的山区青年,很容易走入组织的视线。我父亲入团后不久,他所在连队的两位排长(均为中共党员)即一致同意将其作为入党积极分子来加以培养和介绍。

  1966年2月,碧鸡关隧洞主体工程已经竣工了。我的父亲也迎来了他政治上的春天。他记得很清楚,那是一个枯树发芽、柳树吐翠、乍暖还寒的初春时节。一天下午,就在距他所住帐篷仅20来米的一个小松林里,他所在的排召开了党的小组会。排里共4个党员,加上他一共5个人,大家席地而坐。这次小组会只有一个议程,就是讨论他的入党问题。按照既定的程序,我父亲讲述了他对党的认识和对《党章》理解,并对今后的打算作了一番表态。随后,他的入党介绍人王排长也向大家汇报了他的思想发展情况。与会的党员们一致认为,他的家庭出身好(这在当时是极为重要的一项入党条件),而且现实表现也不错,对党组织的认识也比较深刻,所以一致同意发展我父亲为中共党员。在会上,与会的党员们也对他提出了一些希望。会议开得很严肃,但气氛也很热烈。党小组会后,当年4月,连里的党支部又召开了支委会,通过了我父亲的入党申请,并上报营党委审批。不久,营里的王教导员就找他谈话,正式通知他的入党申请已被批准。面对着组织的信任,我父亲心潮澎湃,激动万分。他文化程度不高,但之前曾在电影中看过黄继光、罗盛教等英雄模范的事迹。他就向王教导员表态,说自己一定会以英雄为榜样,在部队里发挥好党员的模范带头作用,请党考验、检验!因为随后爆发了“文化大革命”,原定要举行的入党宣誓仪式也不知为何被取消了。我父亲被批准入党的决定,只在连队党支部大会上进行了宣布。一年预备期以后,1967年4月,他转入了正式党员。就这样,我父亲光荣地加入了党组织。

  在我父亲入党后不久,让他终身难以忘怀的,是与战友遭遇的生离死别。1966年8月,他所在部队又转战到自然条件更为恶劣的云南禄丰县一平浪镇的蜜蜂箐实施隧洞施工,2500多人的筑路大军就驻扎在一个三面环山的狭长山谷里。当月26日晚,禄丰县境内普降特大暴雨,随即引发泥石流灾害,驻扎在山谷中的部队营地在极短的时间内被洪水所包围,他所在的七连由于转移及时而未有人员伤亡,但距父亲驻地仅十米远的九连却有多名战友牺牲,损失惨重。与他同时参军的家乡战友袁美弟就是在这次灾难中牺牲的。这次灾难,父亲所在部队共有46名干部、战士牺牲。如今,他们都长眠在成昆铁路蜜蜂箐隧道的进口山垭里,没有墓碑,没有松柏,坟茔的周围长满了荒草……

  这次劫难使刚入党不久的我父亲感到特别难受和悲哀。在他的内心深处,便常常用这些牺牲战友们的事迹来激励自己应对恶劣的自然环境,克服生活的艰难险阻。他觉得,与这些牺牲的烈士相比,自己吃点苦受点累,也根本算不上什么。更重要的是,在他的心中,做一名合格、称职的党员,是他永远无法改变的信念。入党不到两年,他就转为了干部。从军二十年,我父亲随着部队转战南北,先后在湖北、山东等地修筑铁路,后又转业回到家乡工作。弹指一挥间,我父亲已退休多年,党龄也近五十年了。当年,带他加入党组织的战友,也大多离开了人世。然而对于那场在小松林里召开的讨论他入党的党小组会议的情形,时至今日,他仍记忆犹新。

  现在,我父亲常对我们姐弟说:“我现在人老了,但在入党时我对党许下的诺言却永远不会老。活着一天,就要在党组织一天,就要发挥作用一天。不然,不好向在蜜蜂箐隧道边牺牲的战友们交待啊!”

  (作者:黄政钢,单位:巴中市公安局巴州区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