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政协概况 >> 文史资料 >> 正文

除夕夜守岁

巴中政协网  BZSZX.GOV.CN  时间:2021-02-05  来源:巴中文史编辑部

  农历腊月最后一天的晚上,吃完年夜饭,一家人便围坐在一起烤火、聊天、看电视,直到深夜十二点后,方才睡觉。人们把这个过程称之为除夕守岁。

  除夕守岁,是中华民族的传统习俗,意味着告别昨天,守望未来,对明天给予美好的希望。我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对各个不同时代的守岁记忆犹新,通过守岁见证了时代的发展变化。

  记得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大人们常说的一句话,“三十夜的火,十四夜的灯”,即大年三十晚上一定要在火塘里燃起熊熊大火,正月十四晚上一定要点上明亮的油灯。为了在大年三十的晚上燃起大火,爷爷每年冬天总会提前准备一个巨大的树疙兜存放起来,到三十的晚上,他和父亲就把疙兜抬到火塘里,再添些干柴,燃起熊熊大火,照得满屋通亮。传说烧的疙兜越大,来年杀的肥猪越大。

  吃完年夜饭,一家人坐在火塘边上烤火取暖,有说有笑,享受过年的快乐。母亲忙完厨房的活后,便从火塘上的大铁罐里舀出热水,督促孩子们洗脸洗脚。父亲在一旁笑眯眯地对我们讲,要把脚洗干净,要把裤子卷高些,把膝盖上的垢夹(污垢)洗脱,今后走到哪里都能守嘴,撞上别人家吃好东西。我们使劲搓,把膝盖都搓红了,一旁的爷爷看着我们的样子,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

  爷爷念过私塾,是我们村的第一届党支部书记,而且是个戏迷。那时候没有电视,更没有春晚,过年时,我们就只能听爷爷讲故事。爷爷一边抽着旱烟,一边给我们讲些他从戏里面听来的故事,什么“三打白骨精”“赵子龙大战长坂坡”,以及一些“罗刹”之类的鬼故事。听着听着,我们便打起了瞌睡。正迷迷糊糊的时候,邻居的土火炮噼里啪啦响起来了,母亲就会告诉我们,新年到了,准备睡觉了,明天早些起床穿新衣服、吃糖果。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家日子稍微好过些了。父亲买了个装干电池的收音机,但耗电量大,平时舍不得放,但到过年时,他会买上好几对干电池。到了除夕夜,除了听爷爷讲故事外,还可以听收音机。那时收音机杂音多,老跳台,我们几个孩子争着调台,把收音机转得哐哐响,有时候还动手打起来。

  改革开放后,农村包产到户,农民手里有余粮余钱了,电也通了,家家户户照上了电灯,收录机也在乡村广泛兴起来了,每到过年,河两岸的收录机唱个不停。除夕夜我们不再爱听爷爷讲故事了,都爱听邓丽君等港台歌星唱歌,边听边学,学会了不少流行歌曲。每当夜里十二点,整个村庄火炮齐鸣,热闹非凡。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电视机进了农村,但那时候买得起的还是少数人。记得有一年春节,我三岁的女儿到隔壁院子看电视,有个小孩把她挤倒了,她便哭着回家跟她妈妈讲,我们今后要买个铺盖那么大的电视看。听着孩子的哭诉,我内心十分愧疚。第二年,我千方百计买了台17英寸黑白电视。除夕夜,全院子的人都到我家来看春晚,十分热闹。爷爷看着电视里的人又唱又跳,忍不住说:“是咋块把人装进去的哟!”遗憾的是天线被风一吹,信号就不稳定,满屏雪花,这时我就急忙跑出去转动六米多高的天线竿,一边转一边问:“好了吗?”屋内的人说声“好了”我才回屋。可是过不了一会,风又把天线吹偏了,我只得不停地到外边去转天线竿。尽管那样,大人小孩们仍然津津有味地守在电视机前,直到把春晚看完。

  进入二十一世纪,农民不用交提留款了,农村也越来越好。家家户户买了彩电,装了闭路电视。随着党的十八大召开,现在农民的日子越过越红火,村村通上了水泥路,摩托车、小汽车开进了屋。每到过年,一家人便聚在客厅里,烤着杠炭火或是开着空调取暖,一起看“高清”春晚。夜里十二点后,火炮齐鸣,一束束冲天而起的礼花把大年的夜空照得绚烂多彩,人们尽情地享受着新年带来的快乐,期待着祖国更加繁荣昌盛。

  (作者:冯永君,单位:通江县政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