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政协概况 >> 文史资料 >> 正文

响滩草鞋

巴中政协网  BZSZX.GOV.CN  时间:2021-01-11  来源:巴中文史编辑部

  响滩镇位于巴中市平昌县西南部,是平昌、仪陇(属南充市)两县接壤的较大集镇。响滩早名拱桥坝,初建于大明万历三年(1575)。江西傍河边(今楠木村桥头)属仪陇县立山区辖,清咸丰年间建立楠木场,属平昌县辖,遂成一地两场,故有新老场之称。1958年8月,经四川省人民政府批准,响滩乡、南风乡、望崇乡、黑水乡划入平昌。1955年12月撤销南风、望崇两乡,响滩镇、楠木乡合并成响滩乡。1985年12月,经四川省人民政府批准,撤销响滩乡,建立响滩镇。

  响滩,因其草鞋历史久远,品质较好,曾誉满川陕,故享有“草鞋之乡”的美称。响滩草鞋被列入巴中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鲜林仕老人在家打草鞋及打制的草鞋成品

  平昌中学退休教师韩荣光生前写过一篇文章《誉满川陕的响滩草鞋》,记录了响滩草鞋的起源。相传《三国演义》中的刘皇叔在他没有发迹的时候,就以打草鞋为生。发迹后,他带兵打仗,当时后勤很差,他就教士兵打草鞋,从而解决了当时的供给问题。韩老师的老祖宗当时就在刘皇叔手下当兵,也就学会了打草鞋。后来人老了,当不了兵,回家后就把打草鞋这个传统工艺传给了下一代。康熙十九年(1680),在湖广填四川中,韩氏从孝感移民到响滩镇溪坝(今付家坝),仍从事打草鞋,但只供家人穿用。雍正年间,外来移民日趋增多,韩家打草鞋就可以在集镇卖了,左右邻居看到后便开始学,所以响滩草鞋很快就发展起来。

  今年82岁的老人鲜林仕说:“我只读过一年半书,12岁就开始跟着多病的父亲学打草鞋。由于打草鞋木床简单,技术好学,稻草、青麻等原材料充足,学的人一学就会,一传十,十传百,这样响滩很多人都会打草鞋。我们这里周边10多户人家,家家户户都会打草鞋。我1958年结婚后,老婆罗群芳也跟我学打草鞋,她还打得不错。后来响滩卖草鞋的人多了,有时就卖不出去了。”

  响滩街上流传着不少关于草鞋的民谣。“响滩街道分两台,逢场草鞋压断街。把头杀价心痛卖,免得背回当干柴”,“打一尺,撬一寸,吃了上顿没下顿”,“早也搓,晚也搓,家里没有米下锅”。这些民谣是旧社会人们生活的真实写照。南风乡望崇村79岁的屈全成说道:“为了生活,尽管把头(旧时候收购草鞋的商贩)杀价厉害,但还得白日昼夜打草鞋。”

  响滩草鞋有两种样式:一种是四股练(经)编织的线耳子和麻耳子草鞋。这种草鞋制作工艺较高,草要搓得绒,股要拧得细、撬得紧,线条要匀称,表面要光滑平整。草鞋耳子用黑白棉线编成梅花或其他形状的图片。鞋尖鼻梁上冠戴五颜六色的泡花,后跟上还用各种颜色的布条,把草后跟包裹得结实美观。另一种是“水笆笼”草鞋。这种草鞋生产工艺粗糙,但很结实,主要是供自己穿用,街市上不是很多的。

  响滩镇龙桥居委会66岁的鲜宣仕说:“我17岁那年去陕西参加修铁路,在家里打的一双草鞋,一路走到镇巴,草鞋还是好的,没有烂一点。”

  解放后,农民分得了田地和房屋,生活得到了改善,虽然打草鞋已经不是养家的主要手段了,学打草鞋的人也慢慢少了,但当时供销社专门发展青麻,供应棉线,又收购草鞋,这样使响滩草鞋一直发展下来。

  鲜林仕老人自豪地对我们说:“那个时候白天要集体出工,不允许做私活,晚上我们就藏着偷偷打草鞋,当场天就背到供销社去卖。供销社的收购价经常在变,响滩的收购价低时,我们就背到离响滩不远的仪陇县立山和瓦子场两个乡场上去卖。那时供销社收购草鞋按品质分特级、甲级、乙级、丙级,特级每双0.41元,甲级每双0.39元,乙级每双0.30元,丙级每双0.25元,我和鲜权仕、韩朝华、鲜奇贤、韩喜昌经常都是卖的特级。”

鲜宣仕老人在打草鞋

屈全成老人在打草鞋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随着农村经济的快速发展,工业商品不断增多,市场上各类凉鞋、皮鞋的出现,买草鞋的人越来越少了。加之后来外出打工的人越来越多,农村里愿意学打草鞋的人也就更少了。鲜林仕老人说:“我两个儿子,大儿子学过木匠,后也出去打工,他们就不打算学这个了,打草鞋这个传统手工活,恐怕以后要失传了。”

  龙桥居委会主任杨永生告诉我们,全村会打草鞋的健在老人还有20多个,现在还经常打的只有四五个了。南风乡望崇村屈全成老人说:“今年我打草鞋还卖了6000多元,主要是仪陇立山场的生意人来拿走了的,说是销到陕西和汉中的。”

  杨永生主任带我们来到响滩老街禹王街,找到了多年来一直坚持卖草鞋的日杂店,65岁的店主文和平说:“现在买草鞋多一点的是用于祭祀活动,这些草鞋质量都是一般的,一双草鞋最多买三十五至四十元;质量好的一双卖80至100元。前不久,一位上海的客人还买了两双回上海。一年最多卖几百双,利润也不高。”

  草鞋,穿用方便,既美观大方,又环保脚不生汗。它体现出来的是百姓的勤劳和智慧,形成了一种民间的特有文化。在科技如此进步的今天,这种民间传统手工制品如何得到传承与保护值得我们去思考。

  (作者:王建华,单位:平昌县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