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政协概况 >> 文史资料 >> 正文

武汉话中的川东北方言影子

巴中政协网  BZSZX.GOV.CN  时间:2020-12-29  来源:

  新冠来袭,风急雨骤,疫情当下,抗疫之举波澜壮阔,全国目光投注到湖北、武汉。一段武汉嫂子怒怼所在社区和超市的“汉骂”刷屏朋友圈,火了,让人们见识到真正的武汉话。有人异议不叫骂,应是用武汉独特的方言在吵架,只是情绪比较激动而已。

  方言是独特的地域文化,是一个地方的标识,是这方人的根脉所系。让武汉方言再度火了一把的,是易中天一篇“武汉铆起,马屁精滚开”的文章。易先生不赞成喊“武汉加油”。他说,因为武汉要的不是口号,而是实实在在的援助。再说,武汉和湖北已经竭尽所能,你让他们上哪儿加油去?他要叫武汉铆起。

  “铆起”,是武汉方言,相当于四川人叫的“雄起”。但这两个词有区别,“雄起”没有“铆起”有力度。雄起,似是吼的干口号,是旁边拉拉队干的活。而“铆起”是内生的力量,易先生对 “铆起搞”这个方言词一往情深,进一步解释道:“铆”不应是方方写成的子丑寅卯的卯,而应是“铆钉”的“铆”。有人说“铆起搞”,就是不断的搞,不对。不断的搞,在武汉方言中叫“紧搞”。“铆起搞”就是死死地咬住,不依不饶,顽强执着挺住并坚持下去,表现武汉人的生命顽强,坚忍不拔。

  “铆起搞”作为武汉方言,于此时此情此景中,武汉人自己给自己鼓劲加油,最有表现力。但这个方言,不单武汉使用,在川东北的方言中同样使用,意思也相同。“铆起搞”中的“铆”,我认为也可用“毛”,川东北方言除“毛起搞”外,还有“莫把我惹毛了”“我要给你毛起”等,说“毛”,就有一股狠劲。以动物来打一个不恰当的比喻:如狗,要跳起来咬人时,颈项上的毛就要竖起,毛起;鸡也一样,斗架时,脖子硬起,毛挺举,也是毛起。让人感受到鼓胀的喷薄力量。

  关注到武汉方言与川东北方言有联系,是源于学习强国。短视频中一个叫陆鸣的曲艺名家在话武汉方言,说到的第一个方言词“靸鞋子(sá hái zi)”,即把鞋后帮踩在脚后跟下,靸鞋子就是穿鞋子。例:“穿西装,打领带,还靸个拖鞋,宝气。”我们这儿不是也这样说吗。为何将武汉方言与川东北方言对比,是因方言地域性强,即为四川方言,川东川西川南都不完全一样,我对川东北方言熟知,所以用来比较,看得多了,发现它与武汉经典方言相同的不在少数,甚是奇异新鲜。比如:

  难(劳)为(劳慰)——谢谢。

  茅厕(si)——厕所。

  板命——胡乱动弹,挣扎

  揞(an)倒——本义指掩藏。指掌握分寸,控制程度。例:你说话揞倒点,莫伤人。

  相因——不应得的利益(便宜)。例:莫光想占别个的相因,占多了是要吃大亏的。

  遭(zao)孽(ye)——可怜。

  跍(ku)倒——蹲着。例:驾船的人喜欢跍倒吃饭。

  跶(da)倒——摔倒。例:下雨天走路小心点,莫跶倒了哈。

  架式——开始;动手;做好准备。例:菜上齐了,人到齐了,来,我们架式。

  檐老鼠——蝙蝠。

  糟鄙(pi)——用讽刺的语言糟践、鄙薄、挖苦他人。例:你随便糟鄙别个,哪天你也会被别个糟鄙的。

  笤帚(tiao zou)——扫帚、扫把。

  劳资——老子。

  硬肘——硬朗、结实;有骨气、坚强、不屈;可靠;势力强、路子广;关系铁、交情深等。例:这次考试公平,不在于有什么背景,关系硬肘,全凭实力。

  下(ha)数——手段;厉害;功夫。例:我不露两手,你是不晓得我的下数的。

  抻敨(chen tou):武汉人把平整、齐全、漂亮、宽裕、舒畅、公正等叫“抻敨”。例:肖二娃不光外表抻敨,做人也抻敨。

  默(mei)倒:以为、自认为;憧憬、寻思、揣摩。例:来试下,你默倒老子怕你!

  凑个脚——一般打麻将缺一个人。

  男将——男性。例:亏你还是个男将,跟个女人去闹。

  苕头日脑——很笨。

  滋(ci)——擦。例:把这个脏的地方滋一下。

  ……

  这里仅列举了川鄂两地部分相同方言,当然不同方言还有大多数。见识相同的部分方言词让人感到特别亲切,似觉“他乡遇故知”。

  楚天之下,楚文化是区域代表性文化,唯鄂西的恩施是个另类,它是巴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承载文化的方言与巴文化区域的川东北和重庆近似,这完全顺理成章。但武汉与川东北相隔千山万水,方言这种小范围流行的语言,能够像双胞胎长得一模一样,确实令人新奇。

  究其原因,有论者认为是因为移民。元末明初和明末清初,四川经过战乱,导致人口急剧减少。因此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官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吸引外地移民,其中以湖广行省人口最多,历史上称这件事叫湖广填四川。移民后,四川的原住民只占全部人口的三成了,主体已经是湖广人,说今天四川人大部分并不是古代巴蜀人的后裔,而是湖北人的后裔,也有一定道理。

  人从湖广来,应该是语音与方言随人走呀,为什么武汉话与蜀语又不同呢?原因是当时的四川话属西南官话,而湖广人讲的是江淮官话,人入四川,湖广话慢慢带到四川话的路上了,成了今天各种腔调的川语川音,看来还是本土文化强大,人再多,毕竟是新来的。外来文化不自觉地要去主动融入。

  这么一分析,我觉得有道理。认了。

  (作者:阳云,单位:巴中市政协教科卫体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