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政协概况 >> 文史资料 >> 正文

探访白衣古镇

巴中政协网  BZSZX.GOV.CN  时间:2020-11-05  来源:巴中文史编辑部

  白衣山水相倚,历史悠久,人文厚重,是一处不可多得的古镇。长江文明在这里下水,黄河文明在这里上岸。
  白衣是川东北一颗璀璨的明珠,是长江源头的一部秘史。历代水陆通达,码头繁华,商贾云集。逆水而上的舟船停泊码头,卸载南来北往的客人和白盐、月光,也卸载诗歌、经文,以及来自朝堂的书谏。
  米仓山从大巴山群走出,像一个粗犷的汉子,昂首挺胸,阔步向前,把巴山的豪迈与坚毅带到远方。巴江水与通河水在江口汇合,至白衣,下渠江,经嘉陵,入长江,直抵大海。
  巴河流淌到白衣时,放缓了脚步,在上码头便开始平身,俯首,跪拜,以水的姿势,面向白衣,面向节孝牌坊。
  节孝牌坊的主人是张太母,明朝人,祖籍江西宜黄,因家道衰落,她和丈夫吴鸣琳挑担煮食元宵,辗转来到白衣,看见这里山水倚偎,民风淳朴,便留了下来,依靠变卖小食、帮人洗浆度日。
  吴张夫妇为人厚道,多积德行善,教导有方,吴氏子孙英才辈出,人文蔚起。先后涌现了翰林进士三人,七品以上官员十余人。吴氏家族显赫,家风甚严,对国家讲究忠诚、对长辈讲究孝道、对朋友讲究义气、对邻里亲朋讲究礼节。美名传遍朝野,先后获得五代帝王的恩赐。晚清时期,吴氏三兄弟为了民族复兴参与戊戌变法,变法失败后,家族数十人大义赴死,成为史之壮举。
  清朝的吴镇是从白衣走出去的较有影响的人之一,官至翰林,倍受皇帝恩宠。当皇帝问及乡梓故里时,吴镇即兴赋吟:“小阁楼台照白衣,凤凰展翅扑蒙溪。鲤鱼坂子回头望,步步登高入云梯。”
  这便是著名的白衣十景。此诗来源的真伪无可考证,但无论如何,它已成为白衣地形描绘的千古绝唱,深深地烙印在白衣人的心里。
  十年前的白衣,如一位隐居者,人不知而不愠。一大片庄稼地将其围困其中,偶尔从上游漂来些许枯枝残沫,沾在岸畔的古柳或磐石上,徜徉不前。古建筑群杂居于民宿之间,那些墙体被炊烟浸染,那些木质被蛀虫吞噬,地上或堆砌着农物杂具,或铺垫着果蔬与粮食,呈显出荒芜寂廖之境。宫殿的神像与大庙的菩萨睁开眉眼,看见牵牛的孩童从巷头走来……
  当我再次走进这座古镇,已被翻修一新。曾被废弃的院落重焕了容颜,地方政府动用多方力量,进行抢救性修复,还原出古镇应有的精神气质。
  清冷多年的古镇突然热闹了起来,来自全国各地的善男信女纷至沓来,川流不息。
  文物是白衣最厚重的部分,修葺者费尽了心思,保持了这些风物既往的神韵,小心翼翼地向世人打开了一卷经书,一帧画卷,一部地方史记。最珍贵的文物是古建筑,它们是白衣的镇馆之宝,是巴蜀文史的活化石。目前保留并修葺复原的有张太母节孝牌坊,李太夫人、龚太夫人牌坊,吴氏宗祠,永延乾钱庄,吴氏府邸,灵官阁,以及规模宏大保存完善的三宫六庙。三宫:紫云宫,禹王宫,万寿宫;六庙:白衣庵大庙,孔庙,武庙,小阁寺,广佛寺,观音禅院等建筑散布于古镇。游客置身其中,时而驻足仰望,时而俯身惊叹,用灵魂触碰古旧的风物,用心灵聆听历史的声音。
  走进白衣,打开吴氏的家史,发现这部族史如此宏大而壮观。铺陈开来,就是巴山大地的半部明清传记,如“长江史诗”的序言,如遥挂于米仓群山前的宽阔瀑布,那陡峭的风景已定格成历史的记忆。沿着记忆走去,吴氏宗祠的徽式建筑气势非凡,白墙与月光还在夜色里述说“精忠报国”的事宜,风火墙外的夫妻树同根并蒂,白衣河面荡漾着朗朗星光,仿佛一面深蓝的镜子,鉴照着“家运即国运”的历史波纹。
  白衣古镇的重建与恢复,充分考虑了人文的多元化与广博性,这方水土汇集了千年来逐渐形成的“白衣百草,兼容并茂”的多元文化。现在呈现给世人的有儒学(翰林文化),道教,佛学文化,以及近代浓墨重彩的红色文化。这些文化相拥并存,相互交融,触碰出华夏两河的文明。
  从秀美的自然山水到庞大的古建筑群,从道听途说的白衣故事,到身临其境的探访溯源,让我深感白衣不是一处平凡的古镇,她不像其他古镇,以一致惯用的手法,千篇一律地打造与复制,也不是依靠东拼西凑的文史碎片,臆造出牵强附会的文化痕迹,用别处的人文故事嫁接堆砌而成。她是一件匠心独具的艺术真品,在充分尊重原著的思想下,还原出的一部历史话剧,一组家国史诗,充分体现了乡土与家国,苦难与荣辱。我从这里,再次找到了中国最具重量的词语,如孝悌,忠贞,勤勉,诚信,仁爱,和睦……
  巴中市始终致力于文旅强市,推动全域旅游。平昌作为先行者,具有超前的文旅思维与民生意识。从驷马水乡到南天门,从佛头山到巴灵台,从三十二道梁到龙潭溪湿地公园,以自然山水为背景,以强村富民为动机,布局了多处乡村旅游基地。白衣古镇是近几年才完成的一处山水人文大手笔,凝聚了巴山人的经验与智慧,成为全省乃至全国一大亮点。这也是我反复来此探访的目的。我想,除了白衣古镇本身所蕴含的文史价值外,白衣文化的重现,以文推旅的经验,应该算作长江源头秘史的续写部分。它让人文精神得以传承,文化精髓得以复兴,地理山水得以重振,人文旅游得以阔拓,人们的生活因此更显休闲而美好。
  离开古镇时已近正午,吴氏官邸旁的茶栈正在上演《下里巴人》。我回头望见,白衣古镇像一位风华正茂的才女,从鲜活的历史中走来,站在一片新的阳光里。

  (作者:刘 涛,单位:巴中市巴州区康达医院,系市政协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