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政协概况 >> 文史资料 >> 正文

龙耳山诗联文赋选粹

巴中政协网  BZSZX.GOV.CN  时间:2020-11-05  来源:巴中文史编辑部

  龙耳山属大巴山脉米仓山支系,矗立于南江县正直镇与朱公乡境内,海拔1215米。其山为三棱荞形,三山拱首,一首飞天,峻秀非常,雄奇超凡。当地民间传闻,一日文奎仙云游,见此山钟灵毓秀,便插笔于地,巍巍成峰。三凤翱翔于斯,遂扑地而栖,因而有“三凤扑地,一笔擎天”之说。登至高处,临崖一呼,四山无应,故名“聋山”,后衍为“龙耳山”。其高峰耸峙,方圆百里许皆可遥见。距此近百里的长池坝(今长赤镇)“龙池书院十二景”之《龙耳朝霞》可以证之:“天孙织锦衣,不寐呼龙起。手擘万千丝,光华散成绮。横丝缠龙腰,直丝缠龙耳。龙不受丝牵,倒曳半天紫。”考诸方志,也多有记述。清道光元年《保宁府志卷之六舆地志·山川·巴州》“龙耳山在州西北七十里,腰有跃龙池,又相近有石龟山。”清道光七年《南江县志·山川》“龙耳山在县西二(百)里,峰峦峭拔,上有甘泉。”“龙耳寨在县西南二百五十里,山形尖耸,贼乱监生杨凛集团扎寨于此,贮备军粮最险要区,卒保无虞。旧志载,是山西下三里许有鹞池,常见鹞出水中故名。”清道光十三年《巴州志·山川》“龙耳山,〈志稿〉云:在州西北七十里,山腰有跃龙池,深莫可测,近段垭场。”

  据残碑记载:龙耳山“始建于北宋(世称白云寺,高僧照通圆寂于寺),毁于明末兵燹,修复于乾隆六年。”终毁于“文革”十年。1991年夏,正直区(今正直镇)谭永达、杨清华、文正书等人倡议,重建龙耳山风景旅游区,得到十方信众的积极响应与大力支持,集资近百万元,先后修复天王殿、观音殿、大雄宝殿;重建食堂、宿舍和凉亭,新添摩岩石刻和石梯路;编印刊物《龙耳山》十八期。1994冬,南江县人民政府批准为“县级风景旅游区”;1996年5月,巴中地区行署批准为“第一批地区级风景名胜区”;1997年7月成立“龙耳寺寺务委员会”;2000年大雄宝殿落成时,四川省人民政府授牌嘉奖;2008年“5·12”地震后,庙宇多有毁损,现重建观音殿等,焕然一新,香火旺盛。

  龙耳山不仅风光秀丽,而且人文鼎兴。其山麓的正直、朱公、凤仪境内辈出俊彦,可谓地灵人杰。古今代有题咏,然历经风雨,多漫漶难寻。今收录于兹,以资查证。

  //诗歌

  题龙耳山

  尝闻海上龙无耳,此处山传龙耳名。

  一道山泉飞岩出,千寻怪石傍云生。

  高瞻剑阁峰头壮,远接云天树影横。

  古木参天仙境在,登临何须访蓬瀛。

  清光绪十年(1884)南江县令滇南人孙清士撰,此诗碑毁于“文革”破四旧之铁锤。

  咏龙耳山

  龙耳耳若聋,得意望九重。

  一览众山小,英姿展雄风。

  民国甑子坝方田坝(今正直镇龙潭村)文教宿儒何浩霖撰,此碑亦毁于“文革”。

  咏龙耳山五首

  龙山峻秀登绝顶,师友高呼卷风雷。千古石龟朝北斗,一群白鹭向南飞。站高望远观苍海,遍地野菊绕翠微。佛寺罹劫又修好,丛林梵宇势崔巍。

  山海碧波漫远空,逍遥玉凤临高峰。龙头耸峙云天外,梵宇参差烟霭中。殿上鼓鸣钟罄和,林间鸟语管弦同。我来览胜足心意,解愠阜财乐薰风。

  龙耳山峰景色幽,人文古迹记春秋。登高放眼达千里,望远题诗话九州。才顾睛空云与海,又思里巷乐与忧。凭槛忽忆沧桑事,无限风情笔底收。

  龙池跃龙龙已飞,凤阙鸣凤凤又回。渥洼龙子分黄道,丹穴凤雏入紫薇。山清水秀添气象,人杰地灵竞光辉。且看寰中新岁月,不辞故里题诗碑。

  龙耳山存宇宙间,集州自古多圣贤。笔留翰墨佛门上,风卷烟云眼面前。国粹弘扬崇教范,人文发展仰薪传。法门不二缘何故?巴蜀苍茫我问天。

  ——蒲守易撰

  龙耳山

  头角峥嵘气势雄,蟠地昂首望苍穹。阅凡无心情自哑,避嚣有耳愿成聋。渡人但有梵天乐,醒众频敲警世钟。圣洁高标极乐界,独秀巴山是此峰。

  ——汪隆重撰

  望龙耳山

  云淹峰壑失崚嶒,三过前村无路登。

  今又凭栏倩人指,垂天仙雾自飞腾。

  ——齐 斌撰

  梦回龙耳山

  正直赋贞魂,淳仁美竹村。时芳开沃土,翠岭傍柴门。风偏清韵胜,心正五常存。晚岁相思处,尘根连树根。

  ——杨吉成撰

  //楹联

  大雄宝殿:

  净水洒来消百难;慈航普渡集千祥。

  ——张星垣撰书

  龙山好作西天界;耳际犹闻南海潮。

  ——马善政撰书

  名刹重建,万山环拱朝佛地;

  胜景新开,百花齐放绕禅堂。

  ——何光杰撰书

  古迹重龙山,最难忘银鹞戏池,金凤扑地;佛缘结胜景,莫虚负法轮济世,文笔擎天。

  ——杨建儒撰、谭守庚书

  龙耳山长联

  龙有耳,难耐惊涛,适彼乐土。聆听清江流韵,渔村鸾鸣,锦鸡绝唱,古刹钟声;远眺米仓重岚,剑门群峰,夔峡奇险,巫山卿云;卧看银鹞嬉池,三凤扑地,更多苍松劲柏,鸟啭幽林。身居仙境,应知沧桑巨变,浪潮频生,何必入海称圣。

  天无私,留此胜迹,登临极顶。细品孙令题咏,廖公摩崖,名师放歌,秀才挥毫;畅游古寨营垒,民俗祠堂,佛缘洞府,梵宫新宇;坐观白塔立渚,一水走南。复见叠嶂层峦,霞飞霄飞。人在画图,当记明末兵燹,文革风雨,还须以德安邦。

  ——杨建儒撰、汪隆重书

  观音殿

  三十六天推主极;百千万化救生灵。

  ——张星垣撰书

  观音殿前为和尚坟,内葬卓维大师衣钵、法器经书。据山下金鹞村何持修老人讲,“文革”期间,红卫兵曾三次聚众上山,妄图掘墓“盗宝”,但每次皆风雨忽作,坟内锣镲齐鸣,若有神助,盗宝者只得作罢,无功而返。墓刻“千秋迹”“神仙宝塔”字样,两侧石刻对联一副:

  鸟栖菩提树;龙听法华经。

  ——佚名撰

  歇马殿(今已不存),门楣石刻“隆兴院”,门柱上阴刻楹联一副:

  庙宇重新,隐雾三千界;

  神灵伊始,明烟十二时。

  上款题:特授保宁府南江县僧会司赵敬,下款题:大清道光三年岁次癸未(1823)复五月下浣谷旦。另存圣旨石碑一张,上中刻一龙,两厢各刻二龙,龙头均朝向正中所书“圣旨旌表”四字,皇印明显,工艺精湛,外存残碑为竖写,第二行载“皇上定鼎,黑册有碑。”此碑惜已不存。

  天王殿

  龙耳出人头,凭添胜景三分色;

  鹞池映鹰嘴,巧绘灵山一面天。

  ——杨建儒撰、谭永达书

  玉皇庙

  大哉干元,统山水土而覆冒;

  皇矣上帝,系日月星以照临。

  ——佚名撰

  药王庙

  几粒君臣药;一片圣贤心。

  ——佚名撰

  文昌庙

  文明气运参天地;翰墨荣华贯古今。

  ——佚名撰

  膳厅

  饮遍玉液琼浆,登临方知龙泉美;

  尝尽山珍海味,到此始觉菜根香。

  ——佚名撰

  联题龙耳山

  龙吟犹在耳;山色最宜人。

  ——蒲守易撰

  千禧龙年,万古龙山,龙子探索龙文化;九霄凤影,三层凤阙,凤凰讴歌凤乐章。

  ——蒲守易撰

  古井

  幽井吐珠,宝偈千言犹在耳;

  白云抱寺,青山一脉宛如龙。

  ——何志平撰

  山顶观音殿旁侧有古井一眼,甘冽爽口。

  寨门

  龙耳山南、西、北共有八道寨门,寨墙巨石垒成,雄伟险峻,易守难攻。南寨门称“人和门”,由朱公垭经乌龟石、战马坟、天生桥、龙口等景点上山需经此门。北寨门为“巩固门”,经迎客松、下红军坟,可达锦鸡垭。西寨门是正直场经大岩、鹞池、石庙子、猴儿嘴上山的必经之路。寨门两进,门楣横额“既济门”,门外刻有联语:

  允矣北门锁钥;巍然西蜀崇隆。

  横额:南土是保。

  咸丰三年(1853)年癸丑岁三月十二日,合境同立。

  龙耳山麓尚有朱公禹王宫、黄礼堂石室、佛缘洞、白塔和金鹞村贞节牌坊,联语皆斐然可诵,现录于此,以飨同好。

  朱公禹王宫

  禹门三级浪;夏屋几重天。

  ——黄登甲撰

  黄礼堂石室

  任尔猖狂,稳步岩廊之上;

  守吾本分,安居磐石之间。

  ——佚名撰

  惟孝友乃可保家,兄弟休戚相关,则外辱何由而入;舍诗书无以传后,子孙风闻不杂,虽中才未至为非。

  ——佚名撰

  佛缘洞

  道高龙自伏;德大水犹灵。

  观音像

  虽飞南海岸;宛如普陀岩。

  横额:慈航普渡。

  古洞不须青儿守;空门自有白云封。

  横额:西域异境。

  先觉常留大道在;后来莫作傍门看。

  横额:形超尘表。

  四相皆空,成自在佛;

  一心好静,结般若缘。

  横额:别有洞天。

  圆寂恩师蒲三举墓联

  鹫岭频开来觉晓;鸡园自续真是佛。

  横额:音容宛在。

  修仙莫他术,必须要遵三皈、守五戒,服气炼形,自有金绳开觉路;

  参佛多奇缘,果能够去六欲、舍七情,明心见性,岂无宝筏渡迷津。

  上述楹联作者待考。

  正直白塔

  一枝文笔冲星斗;万派长河锁水源。

  横额:大观在上。

  ——何岚崧撰

  金鹞村贞节牌坊

  莲灯朗照能修史;纱帐高设亦解(围)。

  ——佚名撰

  //碑记

  西寨门侧有一断碑曰《龙耳山记》,据查为清末文庠何葆萼所撰。石碑后段毁失不可考,然碑文语势沉郁顿挫,胸多块垒,诵之铿然作声。

  天下之山水佳处,得名人游其间,题咏所及,辄传之不朽。故地灵人杰,每相得而益彰也。南邑僻处,万山中鸟道羊肠,崎岖险怪,自古以来文人学士攀登其地,不备屐齿所不到也。虽岩石之挺秀,林壑之险奇,足以娱目骋怀,其诗文没而不传者不知凡几?治之南境有龙耳山者,倚天拔地矣!……

  极顶为大佛殿(今为大雄宝殿),遗碑记两张,字迹模糊,尚可稽考。碑顶横书“大清乾隆六年(1740)岁辛酉春上浣刻记。”

  《复修龙耳山碑记》:龙耳古之山名,今之胜景也。揽观此山,三凤扑地,一笔擎天。盘折拱向诸山,适圣神之灵通;纡迴接迎群峰,应推佛门之昌茂。乃当兵燹之后,为荆棘之所覆。有僧人闻一者,复古建修庙宇像颜。该僧圆寂,另指领袖,偕诸僧徒,星月以继其志。此山崇高,风雨飘洒难以图久,继有削发者山明、星亮,绍前人之功,苦心培补,结像筑壁,功苦未竣,将及勒铭,亦殒于山。众姓鸠工复成,以志不朽。按庙制所嘱,盼有后人续僧圣宇之辉,实在今兹。领袖南江儒学廪膳生方思贤浴手敬书

  另一碑顶横书“奕叶相承”,竖书“大清乾隆四十七年(1783)四月二十日,重修龙耳山上下殿宇,传临济正宗第三十八世,师弟会玄,心善心纯领众经理建广禅寺主殿,亦即大佛殿。第二座为观音殿”。

  //摩崖石刻

  写字台绝壁环山,代有摩岩刻石多处,尤以廖伦、张星垣为胜。“龙耳山”三字,每字六十公分见方,横披榜书。上款题“光绪癸已年春”,下款题“廖纶时年七十有七”。廖纶(1810-1889)字养泉,号橘叟,巴中县江口镇(现属平昌县)人,清咸丰年间增生。其早年入成都锦江书院学习时,深受山长李西沤赏识,遂推荐给工部尚书倭仁作幕僚。后因书写颐和园门联,名动京师,颇受曾国藩、李鸿章器重,曾任无锡、金匮等知县,苏州、海州知府,江苏盐茶道台。其善诗文,工书法,系清末著名书法家。其东侧约50米处,有当地光绪辛丑(1901)科文武秀才张星垣榜书“云龙风虎”,上款“清光绪十八年壬辰(1892)”,下款“张星垣书”。

  //辞赋

  龙耳赋

  米仓之阳,云顶之南,担阴灵高观而峙其中,界巴南苍旺皆边其缘,膺市级之名胜,实秦巴之景观。

  名为龙耳,传说不一,有龙太子之恋朱娥,抗天命而化为青山;有龙竖耳以达天听,傲苍穹而耸入云端。

  媲雄关之虎踞,镇逶迤之龙盘,凡山以龙名者,其山必险;凡水以龙名者,其水必渊。荞形山有三棱,凌空而下,故曰三凤扑地;碧峰尖如大椽,毫锋锷刺,俨然玉笔擎天。山腰一林带,环山而塬,其中松柏茂密,林涛震天;兀立小龙耳,肖若父子,贴身靖卫近侍,一夫当关。登峰顶,瞰麻鹞潜入西池,听锦鸡鸣于东山。菩船不渡邪恶,朱公广种福田。羞孙山尾其金榜,觐凤仪勤于桑园。御双流而锁三汇,潜黑潭以跃元潭。龙口笑迎香客,涓流溅玉龙泉。天桥无壑,两侧松柏夹道成荫;猴咀挺立,每与钟鼓晨昏和鸣。万木莘荣,春绿而冬翠。八寨雄峙,武备而文修。苍柏虬松,浓荫庇日。粗壮者须数人合围,挺拔者仰万竿齐天。结义柏,其三株连理。鸳鸯树,恰偕老无间。形若根葱,根细而中壮,敞开胸怀,上直而底空。睹形貌之各异,感气象其万千。慨其目不暇接,欣其步移景变。

  杨公集团练,以拒流寇,致战马累死;清士题诗脉,佐名龙年,始文风初展。磊石寨以庇群生,建梵宇而接佛缘。北门巩固,南寨仁和。允矣北门锁钥,巍然西蜀崇隆。影横云天接远树,窗含剑门壮观瞻。云龙风虎,赏张星垣之笔意风流;九重得意,窥何浩霖之志气轩然。断碑两道,叹乱世之风颓,见何葆萼文词之沉郁;残楹几副,证民风之古朴,展方思贤书法之凝练。廖纶题龙耳,已七十有七;汪杨赋长联,皆耄耋之年。

  庙宇废兴,足显岁月之沧桑,摩岩题咏,历见时代之变迁。文物遍毁于秦火,其谁罪也?森林独保其龙耳,莫世功焉。于是乎,政通上和,百废俱兴,有杨清华、谭永达、文正书等诸多志士贤达,白手创业,四方化缘。重起庙宇于平地,构建景区于蜀川。使公路通于山腰,把石梯铺向山巅。而今金碧辉煌,庙舍俨然。

  已矣乎,听林涛之情诉,感逆旅之短暂。名山巍巍之不易,过客匆匆而频繁,叹画谱其频张,揽近水而遥山,临朝霞以抚夕照,空宇宙而乐河山。

  ——马善政

  龙耳山记

  巴山之东,米仓之南,有山呈荞菱之形,藉秦岭之险,携阴灵之秀,瞰圆顶之碧,逶迤垒土而来,矫首昂天以立。探赜龙耳之名,长啸于绝顶而四山无应,固名聋山,或曰双峰耸翠,肖龙耳之状,遂以此名于世。吾家结庐于山麓,尝朝夕相望焉,今谋稻梁之暇,念而赋之。

  其山幽奇以孤峭,峥嵘而崔嵬。三山拱首,荟昆仑来仪之凰;二峰摩霄,佩仙府谪坠之珥。白云常萦,青天欲破;朱娥颔首,红岩抱膝。千山列坐,百岭持笏以朝宗;万夫莫开,八寨峙雄以锁钥。其木交柯而叠翠,干云以多情。伉俪古柏,羡鸳鸯而交颈;伯仲银杏,结手足以弥亲。松柏森森,徜徉乎翠云之廊;花卉簇簇,彳亍乎琼瑶之圃。其石嶙峋而光怪,突兀以孤悬。龟仙悟道,问磐石何以不朽?金猴坐禅,参松涛自是无言。鹰嘴岩巅,纵目生举翼之想;石棺岭上,扶榇铭反哺之恩。其水澄清以甘冽,潋滟而潺湲。鹞池跃鲤,朝霞焕彩乎旗山;白塔映江,夕晖流丹乎枫叶。古井吐珠以诵宝偈;清花泻银而赴汪洋。至若杏月、荷月之时,朝山礼佛之地,龙吟梵钟之音,鹤绕朱墙之蕊。菩提之义,托钵而兴萧寺,舍利之塔,护念以济众生。

  山具剑阁之雄、峨眉之秀;人秉闻一之道、相如之辞。江口橘叟,劲挥点睛之笔;阆坪俊士,高扬文武之旗。临川才高,汪老著黼黻之剧;龙门誉广,蒲公怀嫏嬛之学。至若振翮于九天报国于四海者,累累不可胜筹也。

  大牟之山,高而峻、幽而秀者,多矣!何戚戚焉咄咄焉?考之于断简残碑,斯山自宋元明清以降,经风雨、历兵燹、遭劫火、恸地震,可谓饱经沧桑者也,然屡毁屡建,未尝稍怠。索其缘,功在人耳。山水之胜,实乃人文之胜,今龙耳之为胜,其不在兹乎?

  ——何志平

  (作者:何志平,单位:南江县政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