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政协概况 >> 文史资料 >> 正文

米仓古道文化线路价值特色及保护管理之我见

巴中政协网  BZSZX.GOV.CN  时间:2020-09-26  来源:巴中文史编辑部

  《辞海》记载:“米仓道,古道路名。自今陕西汉中市南,循汉水支流冷水河谷道和嘉陵江支流巴江谷道,到四川巴中地区。因经过米仓山得名。为汉中入四川的交通要道。南宋宝佑六年(1258)蒙古军分三路入四川,一路即经此道。” 米仓道因翻越大巴山脉的米仓山而得名,西周时期由巴人开通,秦末汉初始为官道,历经3000余年。与金牛道、荔枝道一起构成了蜀道体系的南方重要组成部分,该古道文化线路至民国末年仍在使用。

  历史上米仓古道由主线和若干支线、延长线等陆路和巴江水路串联起来的多线复合的南北交通网络构成,大致可分为东、中、西三条大道,其中又间杂着多条分支线路或延长线,全长约800余公里。米仓古道自陕西省汉中市南,翻越大巴山脉米仓山,途经巴中市境内各县(区),由主线和若干支线、延长线等陆路和巴江水路串联的多线复合的南北交通网络构成,是秦蜀(巴)道路体系的主体,同时也是秦汉、隋唐时期中原地区与南亚文化、物质交流的南方丝绸之路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米仓古道文化线路上现保存有南江县巴峪关、韩溪河截贤驿桥桩孔、栈道孔遗址、琉璃关桥桩孔及修路题刻、皇柏林及唐代题刻、石板河古桥修路修桥题刻及古道路,通江县阎王碥古碥道、广纳坝河槽、渡水溪古道、碑坡古道、龙门溪古道、红花溪古道,巴州区灵应山古道、通官古道、曾口古码头,平昌县汉中古道及碑刻、长安古道及题刻、黄梅溪古码头(含纤夫道),恩阳区起凤桥及古码头、佛图关、深渡溪古桥及古道路等现存250余公里的古道路、桥梁、古码头等遗址、遗迹。

  一、古道路现存遗址、遗迹

  (一)巴峪关:又名官仓坪,古称米仓关,位于南江县光雾山镇铁炉坝村,海拔1845米,经度106°56′24″,纬度32°42′54″。巴峪关是米仓古道从汉中经小坝川陕交界的必经之地,是历代官方屯兵管理古道、对过往行人收税的重要关隘之一,明、清两代官方在大坝设巡检司。现存有关隘围墙,维修于清咸丰十年(1860),城墙用规则条石垒砌,呈弧形,长20米,厚2.5米,高4.5米,城门呈拱形,宽2米,厚2.5米,高2.8米。城门正面匾额横刻“官仓坪”等字样。巴峪关是古代米仓古道保存较为完好的珍贵实物资料。

  (二)韩溪河截贤驿桥桩孔及栈道孔:位于南江县光雾山镇桃园景区,海拔 120~970米,经度106°46′07″,纬度32°40′31″。经初步考证为秦汉至唐宋时期的栈道、桥桩孔遗址。分布于米仓古道汉中经庙坝、桃园、上两至南江的古道路南流韩溪河与西流焦家河口段,长约200米、宽17米的河床上(传说萧何月下追韩信处的截贤驿附近),残留五座桥梁桩孔,共有桥桩孔31个、其中方形柱孔11个,直径在0.40~0.55米,深0.15~0.40米,部分桩孔内残存木头残渣。河口段左岸焦家河右岸崖壁上,分布有长约100米的人工所凿30个栈道孔,呈圆孔形,直径0.15~0.40米,深0.15~0.30米。为研究米仓古道的开通时间、走向变化、性质及各个时期所发挥的重要作用,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

  (三)琉璃关桥桩孔及修路题刻:位于南江县南江镇元山村二组,地处米仓古道汉中经桃园、上两至南江、巴中的古道路必经之处,海拔498米,经度106°46′07″,纬度32°21′55″。在东西长60米,南北宽10米的米仓古道琉璃关段独立的岩石崖壁上,现存有宋、清、民国时期与米仓古道路有关的石刻题记:“绍兴三年二月十五日金贼犯兴元府弓级任荣记”“古道旁江夏水暴涨则不便往来命道人何永德鑿崖栽石以取道焉庶为千古不朽之迹谨题琉璃关,大宋癸亥嘉泰三年制,科首侯南基洎当境信士石匠赵忠顺张刚书”“清光绪年间南江县正堂孙清士题古琉璃关”“〔民国元年(1912)〕云峰石记”等,十分珍贵,是研究米仓古道不可缺少的珍贵实物资料,具有极高的历史研究价值。

  (四)皇柏林及唐代题刻:皇柏林位于南江县东榆镇至沙河镇区域,海拔430~480米,经度106°48′14″,纬度32°14′40″。据传张飞过南江取巴州后,镇守阆中时,因战争频繁,而道路崎岖,往往贻误战事,为了便于禀报军政事务,就在此植树标道,后经历代补植而成。皇柏林的古柏遒劲挺拔,森林带逶迤蜿蜒,首尾不见。旧时沿途五里一店,十里一铺,其地名沿用至今。现存最完整地段道旁的古柏,株株行距相等,人工栽培痕迹明显,据《南江县志》记载:从离城20里的镇江庙起至两河口止,共140余里,其林疏密相间,老干参天,大至数十围,多至4000余株,最大古柏胸径约2米,胸围约6米,树龄大约在500~1500年之间,其栽植年代可能在魏晋南北朝至明代年间。题刻位于皇柏林区域下侧的东榆镇战斗村一组二洞桥处,海拔429米,经度106°47′21.6″,纬度32°13′30.2″。在自然石壁上凿方形碑,刻有“(唐)天宝四载太守郑子信南北移险造阁记”的米仓古道造阁题刻。皇柏林及唐代石刻,在米仓古道上具有极高的道路历史研究价值,尤其是移险造阁碑记,是米仓古道上唯一保留的唐代碑刻题记,十分珍贵。

  (五)石板河古桥修路修桥题刻及古道路:位于南江县沙河镇红光村四组石板河,地处“通江涪阳至南江大河至长赤至木门”米仓古道横线主干道的必经之处,海拔512至535米,经度106°41′53.2″,纬度32°11′12.9″。现存清代石桥1座,摩崖造像4龛,摩崖题刻碑4通,不同时期石板道路或凿石梯坎道路、栓船桩各一处。据现存石刻、石碑记载,自古亦有此道,唐、宋、元、明、清各时代均在此修桥补路。清乾隆时期河两岸为木桥,夏季溪水暴涨毁桥,屡建屡毁,咸丰四年(1854)唐纯武募资建三孔石桥,咸丰六年(1856)溪水暴涨毁桥,现存的石桥为咸丰八年(1858)建单孔石拱桥,取名“乐善桥”。桥东西横跨石板河,水流向130度,桥长36米,东、西引桥均长6米,宽5.4米,距河面高13米,拱跨26米,拱高11米,桥面用规则青石板铺成,面积194.4平方米,桥两边砌桥沿,宽0.45米,高0.35米,迎水面圆雕龙头。桥东岸有清乾隆四十四年(1779)、咸丰八年(1858)等多通碑刻,道光二十二年(1842)、咸丰五年(1855)摩崖题刻等记述历次修桥事宜。该处的古道路、桥梁保存完好,至今仍在使用,是米仓古道上重要的实物资料,具有重要的历史、书法艺术价值。

  (六)阎王碥古碥道:是秦汉时期米仓古道和唐代汉(中)壁(州)道的重要途径地,海拔564米,经度107°10′57.8″,纬 度32°24′05.1″。上经碑坝至西河口至天池梁至回军坝至牟家坝达汉中可通长安,下经平溪坝至涪阳坝至草池坝(水路沿小通江河可到壁州,顺通河至平昌江口可达重庆)至小新场至鹦哥嘴至渡水溪(经大河可到巴州通阆中)至朽石坎至得胜到平昌江口。栈道现存上下阎王碥两段,位于通江县诺水河镇,长约2500米,碥道宽1~1.5米,依山沿河而凿,以险著称。

  (七)碑坡古道:位于通江县文胜白石寺村,是唐代洋(州)壁(州)道的重要途径地,海拔507米,经度107°24′13.0″,纬度32°06′06.4″。上经沙溪—洪口—澌波—万源竹峪—陕西西乡—洋县可达汉中,下经啸口—毛浴—通江县城—红花溪—渡水溪—巴州大河到巴州。古道现存石梯近千级,长约1000米,宽1~2米,板(条)石铺成,至今仍在使用,留存有清代“修碑坡路赞”题刻,对研究通江古代交通道路史具有重要价值。

  (八)广纳高坑河槽:位于通江县广纳镇高坑坝村通河。始建年代不详,据民传于1969年进行过修缮改造。有民谣: “一上高坑难上难,揭开锁夫拉空船,船儿拉得呵呵笑,抬头就是老官庙(广纳)。”该河槽人工开凿,长约50米,宽约3米,深约2米;中上部左侧建有导流槽,长约10米,宽约2米,深约1米;右岸存留有方形和圆形船桩孔若干。该河槽为米仓古道巴江水路交通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

  (九)龙门溪古道:位于通江县永安镇石庙子村,海拔621米,经度107°18′58.3″,纬度32°09′31.1″。由 “东道桥”和“西关桥”连接,长约200米,路宽1~2米,条石板砌成。两桥相距59米,均为单拱石桥。东道桥长14米,宽3.8米,高9.3米,拱跨度8.9米,东北端石级路宽2米,40米处立圆首碑1通,宽0.53米,高1.13米,厚0.06米,碑上竖刻“龙门溪”,往上可到龙门溪奎阁遗址;西关桥长20米,宽3.4米,高7.2米,拱跨度8.2米,两端有石板小路。奎阁遗址内现存石狮1对、四方碑2通,以及清光绪二年(1876)叙修龙凤神应2桥碑记、清光绪二十二年(1896)奎阁碑序。此段上通得汉城,下至通江县城,是洋壁道的重要节点,为研究米仓古道道路走向提供了珍贵实物资料。

  (十)渡水溪古道:位于通江县杨柏镇,是三山两溪交汇处,海拔442米,经度107°07′26.2″纬度31°55′38.9″,为米仓古道通江段重要交通枢纽。北上经草池、涪阳、平溪、碑坝接南江至汉中,西去经关渡达巴州,东南经得胜可下至平昌江口。现存石级道路500余米,梯道近1000级,残桥2座,记事碑3通。石级梯道最宽1.8米,级高0.15~0.18米,踏面宽0.25~0.30米。现存清光绪七年(1882)石刻,记载了该段古道北可至汉南(汉中南郑),下可通三江,还有四川督抚下令老百姓要交一定的税收,用以维护道路。古道保存现状较好,至今仍有行人往来,对研究米仓古道走向具有重要研究价值。

  (十一)红花溪古道:位于通江县民胜镇焦坪村,是连接洋县经通江达巴州的古道,海拔627米,经度107°10′42.5″,纬度31°55′29.6″,现存石板道路约2公里,清代石桥1座,“壁立万仞”等石刻2幅。石板道路宽1.4~2.6米,踏面0.3~0.6米,级高0.1~0.18米,蜿蜒曲折,因山就势留有歇脚平台。“壁立万仞”石刻刻于明万历十八年(1590),单字“壁”高1.55米、宽1.35米。石桥建于清道光八年(1828),石墩桥,2墩3孔,东西走向,桥长9米,宽2.25米,桥两侧原设有护栏,桥东端左侧桥下自然石立面竖刻“(清)道光八年正”,两端为石级古道,至今仍在使用。

  (十二)灵应山古道:位于巴中市巴州区枣林镇、平梁镇的灵应山、七里碥、锅口垭3个行政村区域内,海拔419.1米,东经106°53′33.4″,北纬31°54′47.8″。自米仓古道开通以来,灵应山古道路就成为了米仓古道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现保存完好,仍在使用,局部于近代维修过。灵应山古道,俗称“七里碥”,呈南北走向,依山而就。从灵应山古街至锅口垭至干石岩路段,现保存有碥道、石板路、石梯路、泥土路约7公路,路面宽0.5~1.2米,依山蜿蜒曲折,为防止路面光滑,部分石梯步凿防滑痕迹。古道整体保存较好,行走痕迹明显,道旁设有行人歇气石台阶多处,部分路面有受损痕迹,滋生有苔藓等生物。灵应山自隋唐以来是道教、佛教圣地,灵应山古道也是往来宗教信徒朝拜之路。灵应山古道在历史上发挥了重要作用,具有较高的历史、宗教、文化研究价值。

  (十三)通官道:位于巴中市巴州区化成镇街道至望乡台,长约2.5公里,是通往通江县渡水溪古道段的必经路段。由青石铺砌为石板路,青石较为规整,青石长0.8~2米,宽0.6~1米,厚0.2~0.3米。古道保存状况较好,行走痕迹明显,现仍在使用。明清时期,化成、凌云、石门等集镇及周边为人口密集区之一,商贸较为繁荣。通官道就是这一区域,上至汉中、下至重庆的必经之路段,来往驻足行人众多。该路段完好的保存和使用,为研究米仓古道的网状分布、道路走向、使用性质,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具有较高的古道路研究价值。

  (十四)曾口码头遗址:位于巴中市巴州区曾口镇漫水桥头,海拔276米,东经106°52′14″,北纬31°45′57″。南北朝至宋代,曾口曾设县,码头遗址就在古县址附近的巴河左岸。该码头遗址占地面积约2000平方米,遗址内的石坝表面分布有圆形孔洞遗迹100余个,圆孔直径15~20厘米,深40厘米~50厘米,孔距约100厘米,呈规则排列,部分孔洞掩盖在水面下,部分暴露在水上面,经初步认定可能为船工栓船、固船所留遗迹,其使用年代有待一步考证确认。该码头遗址在巴州区境内米仓古道巴河的北岸,自米仓古道开通以来,是巴江水路必经之处,是南下通往重庆、上海的重要水路交通枢纽,来往商船众多,在历史上曾发挥过重要作用,是研究米仓古道水路运输不可缺少的珍贵实物资料。

  (十五)汉中古道及碑刻:米仓古道汉中古道段,位于平昌县城佛头山脊。始发有三条线路段,东段:经云台、斯滩接通江双泉;中段:经平昌元山、灵山、五木、得胜接通江太平;西段:经平昌坦溪、兰草、斯岸接巴州区金碑。三段总长约110余公里,现断断续续保存完整路面约35公里,道路为青石板、泥土路面,路宽约30~60厘米,现仍在使用。在汉中古道平昌县佛头山森林公园路旁的一处石壁上,海拔472米,经度107°6′7.98″,纬度31°34′15.25″,有一素面弓形碑,高0.7米,宽0.47米,刻有“信善李景山修路华严庵代白顶子共路一百一十仗助银二十四两二钱,乾隆五十七年三月吉旦”。《石峡颂》摩崖石刻,在平昌县江口镇通巴两河交汇处,王家沱北岸“汉中路”的悬崖石壁上,海拔326米,经度107°6′2.11″,纬度31°33′39.43″。《石峡颂》出自晚清当地名人廖纶之手。汉中古道路为典型的网状分布,道路旁的碑刻具有较高的史料价值和艺术价值,其中《石峡颂》摩崖石刻的内容更是客观地指出了米仓古道在巴蜀地区的历史地位,对于研究蜀道交通提供了珍贵的文献史料。

  (十六)长安古道及题刻:长安古道段属米仓古道(巴中段)的南端,是米仓古道从米仓山经巴中,继续向南进入达州、南充、重庆直到江南至南亚的陆路交通的重要古道路段。自长安建都以来,是川东北地区达官、显贵、商贾往返长安的一条快捷通道,也是米仓古道上唯一以古都长安命名的路段。此路段经平昌县岳家镇至西兴至土垭至佛楼至达州通川区石桥镇交界处,共约90公里,现断断续续保存完整的约30公里。路面为青石板、自然岩石凿石梯步、泥土路面等,路宽0.3~0.9米,青石板宽0.3米~0.6米。位于平昌县西兴镇天堂村的长安古道旁油坊沟处,在宽15米、高11米,距地面1.4米的石崖壁上,海拔529.1米,经度107°00′04.9″,纬度31°25′19.5″,有明万历四十三年乙卯(1615)年间,横排阴刻楷书“长安古道”四字,字高1米,宽0.5米,笔画宽0.13米,字距0.7~1.6米。该古道路及石刻对研究米仓古道的走向、到达区域,具有极高的史料价值。

  (十七)黄梅溪古码头(含纤夫道):位于平昌县元石镇黄梅村巴河东北侧,是米仓古道上重要的水陆交通节点,米仓古道水路保存较为完整的津渡码头,巴中(平昌)与达州交界地,海拔254米,经度107°12′21.47″,纬度31°25′45.42。现存有渡口和石桥,据《平昌县志》记载:黄茅溪渡,白市东南三十里;黄茅溪石桥,江陵西北。渡口平面呈梯形,下宽14米,上宽9.5米,高6米,共有石梯16级,每级高0.3米、宽0.32米,由素面条石砌成。石蹬桥位于码头东侧约200米处,由22个石墩组成,石墩均长0.65米,宽0.32米,高1.1米,墱间0.3~0.6米。黄梅溪古码头保存较好,是米仓古道水路交通的重要实物资料,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

  (十八)起凤桥及古码头:位于巴中市恩阳区文志街道办事处老场居委会,海拔337.3米,经度106°37′44.2″,纬度31°47′41.4″。起凤桥始建于清代,民国初年维修,呈西南、东北走向,平桥长38米,桥高2.7米,宽2.5米,厚0.6米。桥面为素面,用30块(左右各15块)长3.8米、宽1.25米、厚0.6米的石板铺成。古桥保存完好,是民国以前商贾通过米仓古道水路码头及周边人们赶集至恩阳贸易的必经之道,至今仍在使用。桥下及周边自然石坝上有数量近百个桥桩孔、船桩孔遗迹。古码头还保存有古道三级台阶石梯路,长33米、宽3.5米,共48步梯。石梯路面的石条长1.2米,宽0.3~0.5米,高0.13~0.15米,保存完好,人行走痕迹明显,部分有自然风化、走闪痕迹。

  古道路位于恩阳区文志街道办事处老场居委会,由东南向西北,经大小街巷横穿恩阳古镇,主要道路是经正街、下正街、大石坎街到大石坎,海拔337.3~392.7米,经度106°37′44.2″~106°37′36.8″,纬度31°47′41.4″~31°47′25.4″。道路全长680余米,路面为石板,宽2~4.8米。经历代维修,现保存的路面为清朝时期修建,保存现状较好,有4%的路面于1958年改建时为公路和城镇建设覆盖,至今仍是米仓古道过古镇中心向西经阆中至成都方向的主线路。

  (十九)佛图关:位于巴中市恩阳区文志街道办事处旱谷村九组,海拔381.7米,经度106°36′44.4″,纬度31°46′49.1″。现保存为清代修建,坐东北向西南,占地面积225平方米。现存寨门为群众集资于1984年5月4日维修,24级素面阶梯踏道直通寨门,寨门高2.8米、宽2米。寨门阴刻有楹联,左侧为“佛佑宕梁西天锁口”,右侧为“图开巴字东道咽喉”,横额“佛图关”。两门柱外墨书语录标语,左边是“伟大的毛主席万岁!”,右边是“伟大的共产党万岁!”。寨墙用11层长方形条石围护,寨墙总长12米、高3.5米。清代至民国前期,佛图关寨门成为了巴中通往南充、阆中、成都方向的交通咽喉。道路两侧还保存有明、清、民国时期的大量石刻及红军标语,共计10余通。红军标语于2013年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二十)深渡溪古桥及古道路:深渡溪古桥位于巴中市恩阳区花丛镇金垭村和尹家乡黄泥包村,海拔384.4米,经度106°26′56.4″,纬度:31°40′46.8″。清道光年间(1821—1850)修建而成,石板平桥,南北走向,桥长28.5米,宽1.9米,高4米,由桥面、桥墩、建桥碑组成。桥面由两张平面石板并铺,石板长3.9米,厚0.7米, 6组共12张。桥墩5个,墩距4米。桥南北两端均有条石垒堡坎,北面堡坎长13.7米,高1.5~2米,南面堡坎长11.7米,高1.5~2.2米。桥南立有修桥石碑,刻有“深渡河口修……”,落款为“大清道光□□□□”,其余碑文被红军石刻标语覆盖。红军石刻标语为“□□□□□,誓不生还”。古桥保存现状较好,至今仍有行人往来。古桥南北两端各有古道路延伸,南面为恩阳区花丛镇金垭村通往恩阳古镇,北面尹家乡黄泥包村通往南充、阆中、成都方向,海拔384.4~481.7米,经度106°26′56.4″~106°26′59.8″,纬度31°40′46.8″~31°40′28″。该古道路全长2000多米,为泥土路、石板路。土路宽1米,石板路宽1~1.6米,条石长0.8~1米,厚0.2~0.3米,部分有自然风化痕迹,保存现状较好,至今仍有行人往来。

  二、古道周边自然环境

  米仓古道自南郑而南,穿越米仓山的崇山峻岭,并分布于巴中市境内的山水之间,沿线自然景观峻奇秀美。穿过“孤云”“两角”“韩溪河流”等米仓山自然景观,利用其自然地形设置的“巴峪关”“挡墙关”等关隘险峻,以及古道沿线自然环境大致都保持了山水、森林、植被等原始风貌,以及重要关隘存在的地形地貌等都保持着古道路形成使用时期的自然山水格局。

  米仓古道在巴中市境内腹地局部区域,因受经济文化发展,改土改田、修建道路、人类居住环境的改变等因素影响较为明显,对古道沿线的自然环境存在一定改变。

  三、古道周边社会环境

  因经济快速发展带来的城镇和村落建设,造成米仓古道沿线的社会环境变化迅速。沿线建筑的形制,目前仅有少部分古村落、古镇等传统建筑留存外,其余大部分采用了现代建筑结构及建筑样式。沿线居民生活方式改变也较大,特别是出行方式,仅极少部分农村保持有步行及渡口等,多数人选择了摩托车、小汽车等现代交通工具出行,部分米仓古道处于闲置、废弃状态。

  四、古道本体历史沿革

  米仓道与金牛道、荔枝道构成蜀道体系的南半部分,是秦蜀(巴)道路体系的主体,是秦汉、隋唐时期中原地区与南亚文化、物质交流的南方丝绸之路道路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与剑门蜀道构成了蜀道通往南方丝绸之路的姊妹古道。据米仓古道沿线碑刻及地方文献的记载,历史上各个时期,官方和民间均有对古道进行过保护、维修。据《尚书》《华阳国志·巴志》《通鉴》《四川通史》《巴州志》等文献记载,结合剑门蜀道的修建开通,初步佐证推断米仓古道的始建和使用年代,应为西周、秦、两汉、三国、魏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至民国末年,使用大约有3000多年的历史。

  五、保护管理工作沿革

  2012年4月,四川省人民政府将米仓古道文化线路中的巴峪关、韩溪河截贤驿桥桩孔栈道孔遗址、琉璃关桥桩孔及修路题刻、皇柏林及唐代题刻、石板河古桥修路修桥题刻及古道路、汉中古道及碑刻、长安古道及题刻,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并于2014年10月公布了以上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范围、建设控制地带。

  2012年 8月,巴中市人民政府将米仓古道文化线路中的阎王匾古碥道、碑坡古道,公布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同年,通江县人民政府公布了其保护范围、建设控制地带。

  2015年,南江县、通江县、平昌县文物局分别对米仓古道文化线路的省、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建立了“四有”档案,树立了保护标志,明确了安全保护机构、人员,签订了安全管理责任书。

  2017年6月,巴中市文物局委托北京国文琰文化遗产保护有限公司编制了《蜀道—巴中段(米仓道)文物保护总体规划纲要》。

  六、价值概况

  米仓道(巴中段)作为蜀道北四南三线路体系中的主体部分,与剑门蜀道形成通往南方的姊妹古道。由米仓道南北主线构成的廊道,成为川陕之间文化、物质、商贾交流的重要通道,促进了四川盆地早期通过汉中同西安、洛阳等中原文化中心核心区的沟通交流。呈网络状的道路体系见证了巴中地区早期文明节点,承担了巴中地区内部交流的通道作用;丰富的栈道、碥道、桥梁、码头、关寨等物质遗存,见证了中国古代山区道路与水运交通设施建造技术;以古道为纲,有序串联衔接起沿线文化资源,形成了巴中丰富的遗存体系的全域历史文化资源的整体展示效果。

  (一)历史价值

  1.道路遗址载体和沿线道路分修、维护与管理等相关大量碑刻,见证了川陕交通体系的真实性。其道路北向,见证了四川盆地通过汉中同秦汉至隋唐期间中国政治文化中心的西安、洛阳(即咸阳—长安、洛阳)沟通交流的网络体系,是中华民族紧密联系的重要实物证明。

  2.道路网络也是历史上巴中地区人民商贸与文化交流的通道,沿线大量物质遗存、民俗习惯、历史文献等是巴中地区物质交流、文化沟通的重要实物见证。

  (二)艺术价值

  1.艰险与自然景观的峻秀相结合,是人类智慧与自然高度融合的典型代表。从古至今大量诗歌咏叹沿线风光秀奇,使其成为一条集文化与自然景观于一体的艺术走廊,具有极高的景观艺术价值。

  2.沿线古桥众多,建筑造型各异,与周边环境协调优美,是研究巴中地区古代桥梁造型艺术的重要实证。

  3.水陆交汇码头多发展成重要集镇,留存的恩阳、白衣、毛浴、下两古镇,以及巴州小街子、文星街文化街区等,空间布局优美,是川东北地区水陆交汇码头、传统村落、古镇、古城的实物代表。

  4.南江皇柏林等路段高大的古柏树,年代久远,不少枝干粗壮,阴翳蔽日,成为古道上重要的人文景观。

  5.沿线自然地理特征,尤其是巴峪关、韩溪河截贤驿、皇柏林、石板河、灵应山、通官路、阎王碥道、红花溪、渡水溪、长安古道、深渡溪、佛图关等,充分彰显了古道路走向与自然山水、植被等形成于一体的艺术效果。

  (三)科学价值

  1.穿越米仓山的崇山峻岭,并分布于巴中境内山水之间,工程浩大。沿线古桥、桥桩孔及其古桥、古码头遗址和拴马石、挡马墙、防滑嚓、河槽、船桩孔等水陆路交通设施,体现了高超的建造技艺,是考证、研究中国古代交通设施发展历史的宝贵实物例证。

  2.物质遗存中的挡马墙、河槽、船桩孔、桥桩孔等交通附属设施齐备,是中国古代劳动人民智慧的体现,是中国交通建设的“活文献”。

  3.沿线大量碑刻,以及大量历史文献记载的道路分修、维护与管理系统是中国古代交通管理的重要研究资料,具有珍贵的科学价值。

  (四)社会价值

  巴中位于米仓山南麓,而南北主道贯穿于米仓山,这体现了古代巴中人民认识、改造、利用自然的智慧和勇气。

  1.本身原有交通干线的功能逐渐丧失,但部分古道段落现状仍作为山间小道或联村道路延续使用,地方群众对其也融入了深厚的感情。大量的历史遗存,以及沿线优美的自然景观,形成了巴峪关、韩溪河、截贤驿、皇柏林、石板河、灵应山、通官路、阎王碥、红花溪、渡水溪、长安古道、深渡溪、佛图关等为主的景观区。合理挖掘与展示、利用古道资源,能够提升巴中地区历史文化内涵,推动地方经济的发展,并带动周边居民的就业与生活改善。

  2.沿线存有大量的历史遗存,包括巴中石窟群、古镇、古寨、关隘、村落、战场、古建筑、民居、墓葬等,广泛涵盖了政治、经济、交通、军事、文化、宗教、商贸等领域。这些遗存以古道为纲,有序串联,形成了巴中丰富的遗存体系的全域历史文化资源的展示效果。

  (五)文化价值

  1.米仓古道自西周开创以来,历经3000余年的历史承载,更多地融入了我国南北方文化元素,形成了大巴山地区独具特色的非遗文化,包括方言、音乐、民歌、舞蹈、戏曲、杂技、手工工艺,及生产商贸习俗、消费习俗、人生礼俗、民间信仰、婚丧嫁娶等巴中地域文化。

  2.经古道传播的佛教石窟文化,十分丰富。以南龛、西龛、北龛、水宁寺、通江千佛崖、白乳溪为代表的佛教石窟造像,在巴中市境内现存多达222处,800余龛(窟),15000余尊,其雕刻艺术风格、内涵继承了敦煌莫高窟、云冈、龙门、麦积山等石窟造像艺术风格和特征,尤其是巴中石窟寺中的“飞天”“佛”“菩萨”的衣纹装饰、式样等,是敦煌莫高窟、中原云岗、龙门石窟艺术的延续,文化特征一脉相承。在继承中原和北方文化的基础上,也进一步融入了大巴山地区的文化特色,尤其较为明显的是南龛石窟中的116号龛“西方净土变”造像中的“草鞋”天王,以及南龛、西龛、北龛、水宁寺石窟造像中的龛门、龛楣的装饰风格在全国石窟造像中是极为罕见的,它凸显了大巴山地区山高路险,民间百姓以脚穿草鞋的习俗和佛教石窟帐形龛窟的地域特色,也是佛教石窟的中国化,及通过米仓道文化线路传播融入的地方化特色。

  3.通过米仓道文化线路的传播,将具有中原文化风格的佛教寺院亭台楼阁式建筑和三合院、四合院建筑融入了巴中地区的宗教、民居建筑。较为明显的是西龛流杯池、白乳溪造像中的唐代“西方净土变”的楼台亭阁建筑的雕刻图案,明显地再现了米仓山区魏晋南北朝至唐代宗教建筑的风格式样。现存的恩阳古镇、巴州小街子和文星街、白衣古镇、毛浴古镇等其它宗教、祠堂、民居建筑中,受佛教建筑风格特征的影响,形成了穿斗、抬梁式梁架结构的悬山、硬山式的三合院、四合院,是独具特色的米仓山地区川东北巴山建筑风格。

  (六)军事价值

  1.从西汉初至唐末五代,在古道上发生多次战役战事,军事价值凸显。

  ①西汉时期,萧何月下追韩信在此道,为西汉帝国奠定了军事人才基础。

  ②楚汉战争期间,萧何经米仓道运送军粮于前线,成就了西汉帝国的建立。

  ③东汉建安张鲁,由此道入巴中。

  ④三国时期,张郃由此道进军宕渠。

  ⑤西魏恭帝时期,李迁哲、贺若敦从汉中进讨梁州取米仓道。

  ⑥后梁乾化时期,林思淳取米仓道到巴中泥溪。

  ⑦唐末昭宗时期,王宗侃由此道遣使求救。

  ⑧五代后周时期,王仁裕由此道入蜀。

  2.南宋建立后,先后与金、蒙元在秦岭、巴山之间开展了旷日持久的“百年战争”。南宋“倚雍之强,资蜀之富”,在川陕一带与金、蒙元长期对峙,米仓道为入川之要道,军事地位大幅度提升。这一时期在米仓道上发生了许多战役战事,充分彰显了米仓古道的重要军事价值。

  ①宁宗开禧二年(1206)吴曦之变,程松从此道逃亡重庆。

  ②嘉定十一年(1218),金人南下,宋人退守米仓道米仓山。

  ③绍定四年(1231),蒙古军围兴元,郭正孙扼米仓道相防遇害,莫哥由此道侵蜀。

  ④嘉熙二年(1238),蒙古军攻兴元,取米仓道入。

  ⑤淳祐十二年(1242),蒙古军从米仓道经巴州入渠州。

  ⑥宝佑六年(1253),李进由此道侵蜀。

  3.明清时期,随着边事平靖,米仓古道奇兵用险的军事功能减弱,大多成为农民起义的取用。

  ①明正德年间(1506—1521),鄢本恕、蓝廷瑞拥众十万,攻入通江走巴州皆由米仓道入汉中。

  ②明崇祯十年(1637),李自成自陕西攻入四川连克南江、通江取用米仓道。

  ③明崇祯十三年(1640),张献忠从剑州将入汉中,因阳平关、百丈关清军把守,改走米仓道。

  ④清嘉庆元年(1796),白莲教罗其清、苟文明居米仓山余脉方山坪起义,次年湖北起义部众入川,在米仓道沿线开展长达十年的运动战。白莲教起义和官府镇压中,双方频繁利用米仓道。

  这一时期,官府还加强了对米仓道的管理和利用,在米仓道上设卡查禁私贩茶盐等。

  4.川陕苏区时期,红四方面军取米仓道进入通江、南江、巴中,并利用米仓道与爱国将领杨虎城部建立红色秘密交通线。红四方面军撤离川陕苏区后,巴山游击队活动于米仓道沿线巴峪关、火烧岩、大坝、韩溪河一带。

  (七)商业价值

  1.唐宋时期,米仓道是一条重要的商道。商贾贸易是米仓道交通发展的一个重要特点。据《玉堂闲话》记载:“秦民有王行言,以商贾为业,常贩盐鬻于巴、渠之境。”这一时期,民间商人多取米仓道进行贸易,往来繁盛。

  2.南宋时期,秦岭以北被金人占领,汉中处于南宋西北国防前线,川东各府、路支援前线的各种物质,多由米仓道输送。贩运山货、土特产品和私贩茶盐的商贩,也络绎于途,常年经行不绝。通江在宋明时期是川茶的重要产区,官府曾在通江设茶马司,在米仓道上“以茶易马”。

  3.明清时期,通江茶依然通过米仓道外运。以通江茶外运为考察标本,说明米仓道商贸运转功能凸显。通江、巴州、南江皆属川北茶叶产区,所产茶通过米仓古道中的洋壁道段、汉壁道段,经运徽州(今甘肃徽县),直抵甘州“易马”。清政府在通江设盐茶道,专事盐茶税收。清雍正年间(1723—1735),通江细茶产销量占全省三分之一,可见通江茶通过米仓道外运数量之巨大。米仓道成为了通、南、巴一带不可或缺的经济命脉之要道。

  4.民国时期,米仓道仍然是通、南、巴的经济交通线,发挥着商业古道的余热。巴中地区的鸦片、山货、土特产等农产品,通过背二哥沿米仓道运往汉中,再将布匹、火柴、煤油、盐巴等生活必需用品运回巴中。

  综上所述,米仓道(巴中段)文化线路的重要特征之一,是它具有整体的跨文化意义,整体意义大于组成米仓道文化线路的各部分意义之和。包括两个方面:一是从遗产的角度,米仓道文化线路具有动态特征,强调交流和民族、地域及文化间的相互影响和移植,因此不可能孤立地分析组成米仓道文化线路的某个遗存,米仓道文化线路内容元素拥有丰富的内涵并且互相依托,在整体上加强了米仓道文化线路的意义。二是在米仓道文化线路的全球意义和现实意义上,在仍被使用的年代里,米仓道文化线路带来的不仅仅是物质交换和人群间的交流,更重要的是在物质交流的基础上,通过米仓道联系并贯通了世界上的不同地域民族间的融合、人种间的混血和优化等,而且带来了胜于物质交流的思想、知识、文化、艺术、宗教等方面的互动,产生了全球意义上的普遍价值。因此,米仓古道作为多元文化接触、碰撞、融合的产物,能够反应在一定时空范围内人群之间不同形式的重要交流或影响。

  七、米仓古道保护管理存在的风险

  (一)遗址遗迹大多分布于沟壑低洼处,汛期有对文物安全构成威胁的风险。

  (二)米仓道北向段分布于南江、通江的米仓山、诺水河等山区,这些地区属于龙门山脉地震带,有地震对文物安全构成威胁的风险。

  (三)米仓道均分布于山区的荒郊野外,有滋生苔藓等生物和自然风化而产生自然损毁的威胁风险。

  (四)社与村、与镇部分连接且仍在使用的古路段,为了改善交通现状,有人为损毁改建的威胁风险。

  (五)由于城镇现代化建设的不断加快,古城、历史文化街区、古镇、传统文化村落,有改建、破坏、拆毁的风险。

  (六)由于物质文化的不断丰富,乡村建设的不断加快,米仓古道沿线与之相协调的自然景观有被破坏、改变为不相协调的风险。

  (七)沿线大量的碑刻、铭文、题记,缺乏基础保护设施,长期日晒雨淋,存在自然风化损毁和人为破坏的风险。

  八、“四有”工作情况

  (一)“四有”划定情况

  巴峪关:2012年,四川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14年10月,四川省人民政府公布了保护范围:“占地范围外延50米。建设控制地带:保护范围外延50米。”

  韩溪河截贤驿桥桩孔栈道孔:2012年,四川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14年10月,四川省人民政府公布了保护范围:“栈道及桥桩孔面外延50米(包括河谷和山岩上部)。建设控制地带:保护范围外延50米。”

  琉璃关桥桩孔及修路题刻:2012年,四川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14年10月,四川省人民政府公布了保护范围:“各石刻本体外延50米。建设控制地带:保护范围外延50米。”

  皇柏林及唐代题刻:2012年,四川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14年10月,四川省人民政府公布了保护范围:“石刻本体四周外延50米。建设控制地带:保护范围外延50米。”

  石板河古桥修路修桥题刻及古道路:2012年,四川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14年10月,四川省人民政府公布了保护范围:“石窟寺四周外延50米。建设控制地带:保护范围外延50米。”

  阎王碥古栈道:2012年,被巴中市人民政府公布为第二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以现存古道中部石壁空龛为中心,上下游顺古道各延伸500米,前临河、后靠山为保护范围。保护范围四周外延50米为建设控制地带。

  碑坡古道:2012年,被巴中市人民政府公布为第二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以碑坡现存古道为界,上至山顶向后延伸20米,下至文胜乡街道后公路,两侧各向外延伸10米为保护范围。保护范围四周外延15米为建设控制地带。

  汉中古道及碑刻:2012年,四川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14年10月,四川省人民政府公布了保护范围:“从江口镇古王家沱码头—汉中路—龟碑港—医药公司—白顶寨,全长11000米,宽0.3~1米不等的青石板道路及梯道外沿为界,汉中路左右岩壁上石刻2幅,华严庵石壁上石刻1幅,白顶寨寨墙以内为保护范围。 建设控制地带:道路左右两侧向外延伸至现有民居住房基脚,石刻以整体岩石四周边沿,白顶寨延伸至山脚为建设控制地带。”

  长安古道及题刻:2012年,四川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14年10月,四川省人民政府公布了平昌长安古道保护范围:“以岳家—西兴—土垭—佛楼段沿途青石板道路及梯道边沿向两旁延伸5米,西兴天堂村油坊沟石壁上石刻为保护范围。建设控制地带:石刻东至小路岩沿,西向后山坡延伸20米,南、北各延伸50米。”

  (二)保护标志树立情况

  按照“四有”工作要求,对米仓道文化线路已公布的9处省、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范围边界设立了界标,保护范围周边设立了保护标志(含保护范围、建设控制地带“四至”说明)。

  (三)保护管理机构情况

  保护管理、使用机构分别为巴州区、恩阳区、南江县、通江县、平昌县的文物局,均属各县区广播和旅游局直属事业单位,核定财拨事业编制9至12人,经费全部来源于财政拨款。

  (四)档案记录情况

  2012年5月至2014年12月,南江、通江、平昌县文物局分别建立了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米仓道文物保护单位(点)的“四有”档案。

  九、米仓道文化线路相关研究情况

  1994年,兰勇在《文博》上发表 《米仓道的踏察与考证》。梁廷宝在《四川文物》2001年第3期上发表《古米仓道考》。2011年,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巴中市文物管理所、南江县文物管理所在《文物》上发表《米仓道考古调查记》《四川南江米仓道》。2012年,巴中市文物局编印出版了《米仓道简介》。2013年3月,王子今、王遂川在《南都学坛(人文社会科学报)》上发表 《建安二十年米仓道战事》。2012年3月,谢颖在《华西都市报》上发表《崖壁留下栈道孔印证千年米仓道》。2012年12月,四川大学出版社出版由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巴中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巴中市文物局编著的《险行米仓道》。彭邦本在《四川文物》2013年第1期上发表《米仓道路线与性质初探》。2013年,陈显远 在《四川文物》上发表 《“米仓道”考略》。2013年5月,王子今在《陕西理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上发表 《汉末米仓道与“米贼”“巴汉”割据》。2014年5月,王子今在《陕西理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上发表《生态史视野中的米仓道交通》。2016年10月,谢颖在《华西都市报》上发表《米仓道竟与在建高速路走向惊人重合》。2017年,团结出版社出版杜纯裕的专著《米仓古道史林》。卢勇军在《人文地理》上发表《米仓道承载三千年印记的巴蜀古道》。李烨、余忠平在《四川文物》上发表《米仓道考察记》。郭声波在《四川文物》上发表 《论米仓道的系统问题及其历史地位》。

  十、米仓道考古、调查、保护、展示情况

  自1982年以来,米仓道文化线路共经历了9次考古调查(包括勘察、测绘),基本摸清了米仓道道路走向、道路遗址、遗迹、碑刻、铭文题记、保存状况、周边环境,以及米仓道文化内涵、性质、特征等。

  第一次考古调查:1982年,由西南大学兰勇教授带队对米仓道线路进行了考证调查,发表了《米仓道的踏察与考证》。

  第二次考古调查:1986年,由南江县文化馆、南江县博物馆组织文博专业人员,开展了米仓道调查。

  第三次考古调查:1997年,由南江县博物馆原馆长梁廷宝两次带队组织对米仓道开展了文化线路调查,发表了《米仓道考》。

  第四次考古调查:2011年,由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中央电视台、国家文物报社、巴中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巴中市文物局开展了米仓道考古调查,共有全国30个科研院所、38名古道路研究专家参加,发现了大量的道路遗址、遗迹、碑刻、铭文等,出版了《险行米仓道》,参加的专家、教授、学者大多数发表了有关米仓道的学术论文。

  第五次考古调查:2012年,由巴中市文化广播新闻出版局组织各县区文化非遗、文物专业人员再次对米仓道进行了调查,对道路遗址遗迹进行了调查核实,并申报了米仓道9处省、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第六次考古调查:各县区文物局对所辖区域米仓道段再次进行了普查,进一步明确了米仓道文物点位。

  第七次考古调查:2016年,委托北京国文琰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有限公司编制《蜀道—巴中段(米仓道)文物保护总体规划纲要》,再次组织编制团队和市县区文物专业人员,对米仓道开展了考古调查、勘探、测绘。

  第八次考古调查:2017年3月,委托云南超祥科技有限公司、市、县、区文物专业人员,开展了米仓道16处文物点1:500、1:1000地形图测绘。

  第九次考古调查:2017年7月,巴中市文物局会同北京国文琰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再次审核确定米仓道16处文物点位,纳入规划纲要编制内容。

  十一、下一阶段保护、管理构想

  (一)措施

  1.实施定期日常保养。制定日常保养制度,定期监测,及时排除不安全因素和轻微的损伤。对古道路文物轻微损害作日常性、季节性复原修复,采取清除杂草,归安松动构件,清理路面掩埋部分,补砌少量缺失路面,修整道路安全设施。对存在滑坡隐患的路段采取必要加固措施,稳固土壤,加固危岩体及土质疏松区段,尽可能消除山体、地址滑坡等影响道路本体的安全隐患。对保护较为完好的古桥以保养维护为主,清理平整桥面、清除杂草及覆土。对汛期可能影响桥梁安全的,采取适当措施避免洪水的冲击与破坏。对保存状况较好或残损的关隘,按照传统风貌和传统技术进行修整替换、除草。对古道沿线的题刻、碑刻,需要明确辨认并设立标识,按照石质文物保护要求实施保护工程措施,存在污损的题刻、碑刻待清洗实验证明可行的情况下对其清洗。对原地存在保护困难的,采取迁址易地保护或集中保护。对沿线古树,设立保护铭牌,清理古树周边易燃物及其他杂物堆积;建设工程施工范围内的古树名木,事先采取防护措施;在古树名木根系分布范围内,禁止修建厕所和污染水沟;不准在树下堆放物料、沤肥,倾到垃圾;严禁在古树上打钉,缠绕铁丝,悬挂杂物等;诊断古树病害,排除险情;孤立植株的,平地设立围栏,山地垒砌树池。

  2.凡是近期没有重大危险的部分,除日常保养以外不应进行更多的干预,必须干预时,附加的手段用在最必要部分,并减少到最低限度,采取的措施以延续现状、缓解损伤为主要目标,对损伤严重路段采取局部修复的措施。

  3.维护中所使用的新材料、新技术依照科学依据,经过试验证明有效可行性再实施。

  4.所有保护措施,各县区文物局记入档案,包括设计方案、维修前后状态等。

  5.列入保护规划的保护工程,必须委托具有相关资质的专业机构专项设计,并依照程序报文物行政部门审批。对残损严重的古桥,通过专项工程资金实施抢救性保护工程。对码头、栓船桩孔、河槽等位于巴江河道或岸边的水路交通设施,按照石质古迹遗址采取保护措施,参考水下文物保护措施进行工程设计。

  6.坚持对米仓道进行长期的病害监测、环境监测与记录。

  (二)构想

  1.文物本体保护工程一期

  南江县5处代表性路段:巴峪关、韩溪河截贤驿桥桩孔栈道孔遗址、琉璃关桥桩孔及修路题刻、皇柏林及唐代题刻、石板河古桥修路修桥题刻及古道路。

  通江县6处代表性路段:阎王碥古栈道、广纳坝河槽、渡水溪古道、碑坡古道、龙门溪古道、红花溪古道。

  巴州区3处代表性路段:灵应山古道、通官古道、曾口古码头。

  平昌县3处代表性路段:汉中古道及碑刻、长安古道及题刻、黄梅溪古码头(含纤夫道)。

  恩阳区3处代表性路段:起凤桥及古码头、佛图关、深渡溪古桥及古道。

  2.文物本体保护工程二期

  ①实施对象:石板(梯)路、皇柏林留存段落。

  ②对120公里石板(梯)路中实施保养维护工程约26公里,其中巴州区境内16公里,恩阳区境内10公里。实施现状修整(清理整治)工程的为56公里,主要位于南江县约17公里、平昌县约16公里、通江县18公里、恩阳区5公里。实施重点修缮(整治归安)工程的为14公里,主要位于巴州区约10公里、通江县约4公里。实施重点修缮(局部修复)工程的34公里,主要位于巴州区约10公里、平昌县约24公里。

  ③现存约4公里碥道。南江县五块石上段62米碥道保存完好,实施保养维护工程。南江县约3公里的阎王碥段碥道位于悬崖上,通江县阎王碥段碥道长度约1公里,残损较重,实施重点修缮(整治归安)工程。

  ④现存12公里的皇柏林全部位于南江县,生长状况较好,道路路面残损较重,存在水土流失和滑坡的危害,实施重点修缮(整治归安)工程。

  3.文物本体保护工程三期

  现存132公里石板(梯)路、土路间隔出现(环境保持原始风貌)路段中,实施现状整治(清理整治)工程的约为1公里,位于通江县;实施重点修缮(整治归安)工程的为24公里,主要位于南江县约14公里、通江县约10公里;实施重点修缮(局部修复)工程的约为104公里,其中,南江县约25公里、巴州区约33公里、平昌县约29公里、通江县约13公里、恩阳区约4公里。

  (作者:汪信龙,单位:巴中市文物局)